電音狂想告解室

關於部落格
Outbursts of Instinctual Drives
  • 55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我是一條延異的虛線

在嗑完藥快感退潮後難得的清明時刻,腦中卻莫名浮現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和德希達(Jacques Derrida)的延異虛線,在這兩人的理論中講的是符號、文本、與意義的離散延異,但我所想到的,卻是Judith Butler所提的自我的變化與成長。每天、甚至每一秒,我們無時無刻都在以新的、後設的(meta)角度檢視過去的自己。看似由第一人稱主觀立場說出的「我......」的句子,其實永遠都是第三人稱,因為在這些句子中的「我」其實都被視為「他」或「她」,被從一個超然的立場客觀地檢閱。因此在說出或思考「我昨天......」或「我剛才......」時,我們其實都已經跳出先前所在的位置,從一個新的角度回顧已消逝的自我。這不斷的跳脫、變幻、與超越,就讓自我形成一條延異的虛線,所謂原始自我的模樣已然不可知、永遠地消逝了(irretrievably lost),只剩下些許殘餘的虛點。
繼續閱讀

Melodramatic Love

<p>也許在內心深處,我就像所有天真爛漫的小女孩一般,對愛情充滿著不切實際、被粉紫色泡泡圍繞般夢幻又濫情的想像。經常會想起的一個電影畫面,就是奧黛莉赫本(Audrey Hepburn)在《第凡內早餐》(<em>Breakfast at Tiffany's</em>)裡,手裡抱著失而復得的小貓,站在滂沱大雨中哭泣,雨水順著髮絲流下,和淚水交融為一,這時男主角上前緊緊將她抱在懷中,兩人在雨中相擁而泣。濫情的畫面卻特別讓人印象深刻。也許正因為我認同赫本所飾演的角色,我和她一樣,渴望男人堅實臂膀的安慰,我認同,melodramatic love。</p>
繼續閱讀

我所捍衛的你,我不愛

&quot;You that I defend, I do not love.&quot; Keane在&quot;A Bad Dream&quot;中這樣唱著。我們生活中,不也滿佈著了這般的掙扎與矛盾? 所極力捍衛死守、緊抓著不放的,也竟有可能是根本不愛或甚至恨之入骨的,明明不愛,卻又難以放手,明知前方荊棘遍布,卻又挺身向前走去。這樣的堅持或固執,也許在於無法捨棄對方所應許的那些些微好處,也或許是一種好賭的勇氣,冀望在黑暗深淵之後總有光亮,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繼續閱讀

傻傻分不清楚

總是那麼單純又放心地將自己投入到未知當中,以為那是一塊可以穩穩踩踏的土地。希望傻傻笨笨地被太陽曬過之後,一切就會好轉。弄丟的背心也許永遠不會找回來,安全帽的主人也許不會再回到同一個地點找尋失落的它,一切也許都回不到原點,但我的日子,我的生活,終究還是得向前進展,像果陀裡所說的那樣,不能太快離開。
繼續閱讀

共度春宵

&quot;Voulez vous coucher avec moi ce soir ?&quot; (您願意與我共度春宵嗎?) 精確地點出一夜情既疏離又親密的特質。...
繼續閱讀

Electronica Never Dies

重低音鼓擊震響表面上看似已隨著我嗑E狂飆期的退潮而漸漸步出生活中心,...
繼續閱讀

鐵海之下的光亮

在微風徐徐、天空掛著幾朵陰鬱烏雲的早晨聽Keane的<em>Under the Iron Sea</em>是一大享受。不同於上一張<em>Hopes and Fears</em>中聲線流暢的英式搖滾所展演出的年少輕狂與天真爛漫,這張新專輯多了幾分難以下嚥的生硬,不只在編曲上屢現實驗風格,主唱的唱腔也越趨成熟、逐漸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特色。整張專輯初聽下來也許覺得平淡無奇,但反覆再聽,平靜的鐵海之下卻彷彿閃現幾許精靈的閃光。聽Keane,讓黑暗之中也透出光亮,他們就是烏雲邊稜銀亮的silver lining。
繼續閱讀

Life is meaningless?

<p>大家常有的一句抱怨,「人生毫無意義」。但真的是如此嗎?事實上我們活在一個意義爆炸的年代。媒體、資本主義下的商業是一項致力於製造意義的產業,每樣商品都被附加上誘人的形容、推銷,都被賦予意義。新一代的稻米富含多種營養素,健脾助消化,晶球優酪乳用高科技薄膜護送益菌完整抵達腸胃,商品的銷售接榫上醫學論述與醫學的意義架構中,同樣的商品被重新賦予醫學「啟蒙」後的新意義。而人體也同樣地在商品化的狂潮下被重新賦予商業的意義,身體也成了商品,意義在社群中不斷被消費。健美的身體是自制力、健康、與活力的文化表徵,而鬆垮肥油四溢的寬胖身軀則被視為墮落、貪食、缺乏自制與意志力的象徵。也許我想說的是,我們所身處的時代充斥著各種外界賦予的意義元素,而我們生存的「責任」在於將這些元素重新排列組合,架建出屬於自我的意義網絡,就如同Judith Butler所說的,在社會所給予的限制之下,自主地展演我們的自我。而人生終究不會是毫無意義的,無意義只是意義過度增生之下人們亂了方寸不知從何選擇而生的假象。Tons of meanings are out there, lying before us and awaiting our choice. 生命不是無意義,而是太有意義。</p>
繼續閱讀

早起

清晨六點半,被強力射進房間的炙熱日光曬醒,爬起來囫圇塞了兩碗昨晚煮的綠豆薏仁湯,就到加州做瑜珈。早起將一天可利用的時間徹底拉長,也為平淡重覆的生活帶來另一番光景。夏日清晨的陽光燦亮但不炙人,隔著香檳色陽傘的防護網慢慢透曬,踩踏著未醒無人的街道,傘在風中飄拂擺盪,傘緣漾著金色的弧線,衣袖也隨之輕舞,別是一番樂趣。早晨的台北不同於正午的喧鬧與夜晚的糜爛絢麗,清新卻又蓄勢待發,是黑夜過後未醒的清麗倦顏,在大鳴大放前寧靜的整裝沉潛。
繼續閱讀

Can we date outside of our caste?

我們能跟另外一個社會階級的人交往嗎?《慾望城市》裡的Carrie Bradshaw如是說。Caste這個字原先是指印度社會的種姓制度,在現今自由民主的社會中,雖然種姓制度不再存在,但卻多了更多無形的階級、生活圈分野。不同的品味、收入、職業、身材、穿著、運動嗜好都將人區分開來,殊異的價值觀形成大大小小、彼此之間鴻溝或大或小的生活圈。Carrie的問句,試探著跨越階級的可能,但更多的是對愛情本質的探問。愛到底是不是一種超越的精神狀態,能夠施展神奇魔力,跨越現實藩籬,找到不同生活圈、價值觀、階級之間串連互通的可能?還是愛情,終究只是附著於物質之上、卻又被過度神話化的附帶產物?Can we really date someone outside of our caste?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