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音狂想告解室

關於部落格
Outbursts of Instinctual Drives
  • 55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usiness (Not) My Own

<p>&nbsp;&nbsp;&nbsp; 有時候常覺得自己愛管閒事,總在還沒摸透對方前就急著幫對方解決問題。每個走進我生命中的陌生人,都背負著各自難以消解的疑難雜症。而我竟也天真地以為,一己小小的努力,就能在他者生命中轉化奇蹟,而其實更深一層的潛意識欲望則是,藉由這樣的努力,將他人的事務招攬成我的,就能除去那層陌生的簾幕。<br />&nbsp;&nbsp;&nbsp; 去陌生化,建立起某種搖搖欲墜的關係,將兩個獨立的個體循著極小的相似處連結成近似一人的連體嬰,再以此種姿態顛簸拙劣地向前行。這是客體關係理論中最愛探討的主客體交融,讓人恐懼卻也讓人渴望。<br />&nbsp;&nbsp;&nbsp; 但這畢竟只是一次又一次天真的想望。幻滅而再生,隨即復返。<br />&nbsp;&nbsp;&nbsp; 最熟悉的陌生人一個個離去,終究還是陌生的。水乳交融的幻象,也僅在瞬間。留下的只剩未竟欲望的殘影,兀自在孤單時分浮現。<br />&nbsp;&nbsp;&nbsp; <br /></p>
繼續閱讀

大敘事的意識召喚

<p>&nbsp;&nbsp;&nbsp;&nbsp;不知從何時開始,每到吃飯時間,一家人總會圍坐在飯廳不大的白色方桌前,同時將電腦的液晶螢幕切換至有線電視頻道。畫面切換之下,個人化視窗裡的WORD文件檔、Winamp撥放器律動著的電音抑或是流行樂,通通在一瞬間被晚間新聞明亮多彩的排版所吞噬。電視裡主播字正腔圓播報著通常是聳動的新聞,巨大的頭像就彷彿是硬生生地浮貼於背景之上。電視機頓時成了全家人的焦點。<br />&nbsp;&nbsp;&nbsp; 在過年期間,雖然年味一年比一年淡,但家人一年一度難得的團聚,卻讓這種以電視機聚焦全家人的時刻,延伸至了整個年假。個人化視窗裡奔馳著的情感、心緒、慾望全被單一化的電視畫面取代,家庭成員各自風格迥異、幾乎是無法相容並存的小敘事,也在大敘事的籠罩召喚之下,失了聲音。Lyotard曾經說過,大敘事的蔓延,是一種壓迫,表面上看似帶來和諧統一與秩序穩定,但卻抵制了個別差異性與多元性。<br />&nbsp;&nbsp;&nbsp; 過年期間,也就正是這種大敘事大張旗鼓的時分。誰的聲音得以抒發?誰的聲音又受了抵制?在電視單一化畫面的大敘事之下,有的是更為錯綜複雜的權力互動關係。也許我們在畫面上所看到的,永遠不會只是單純的影像,背後總有更大規模的力量運作。</p>
繼續閱讀

迂迴而行

生命中場景,有時變換得太過迅速,總需刻意地迂迴繞道而行,用空間填補心靈狀態的斷裂與不連續,以緩衝其中的反差、起伏、跌宕。就好像每每在狂喜的冬夜過後,懶散睡至午後時分起身回家,推開大門,冷空氣隨著城市的喧囂撲面而來。此時的意識,神奇地被切割成好幾個無法接合的斷裂狀態。外在喧鬧,內心卻寧靜地如靄靄沉雪的黑夜,像是隔著一層厚重簾幕,抽離地觀照車水馬龍,而冷冽的寒意,卻又不停地刺激著已然麻木、僵硬、冰冷的四肢。這時的我總習慣在家附近繞道而行,在寒冬中緩步前進,用幾乎是不斷重複的空間來鋪陳、接續斷裂的意識狀態;讓城市的喧囂得以突破簾幕的障蔽,淹覆內心的空靈與寂靜。
繼續閱讀

後現代的狂喜與哀傷

在Deleuze和Guattari的地下莖(rhizome)理論中,事物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
繼續閱讀

當愛已成荒漠

我們是否不應追問是如何走到今日境地,而是該問,愛情是否,原本就是一片不毛之地?
繼續閱讀

揣想老年

認識了你讓我被迫提早體驗老年。在那之前肉體的衰老對我來說是遙不可及的終點,你卻活生生地將它帶到我面前,用血肉之軀的斑紋與印記要我逼視著老、逼視著年歲所可能留下的痕跡。你讓我以僅僅二十一的年歲揣想二三十年後的光景,那時的你我將是如何?心境有何變化?更重要的是藏不住年紀的肉體又將會如何在時光的流逝中變形、老去、抑或轉化?
繼續閱讀

冰火盤尼西林

盤尼西林這種藥呈白色粉末狀,加水之後以針筒從臀部打入體內。打入之後需急速搓揉按摩,否則會在注入處結成一大硬塊,無論是在行走、坐下、彎身時都相當不適。第一次注射通常會有冰火五重天的感受,注射後數小時全身發寒、手腳甚且會因為過低的體溫而感到麻痺,約莫過了兩小時以後,寒意消退,卻在此時彷彿有一把地獄之火在體內延燒,身體無一處不被那把火焰攫住,發燙脹熱,意識也因著那股急欲衝出體內、向外噴射的熱能而渙散無法集中。直到終於蔓燒的野火逐漸熄滅,滿是汗水浸淫的軀體才恢復平靜。
繼續閱讀

Everything But The Girl - "Lullaby of Clubland"

How much of yourself do you give away<br />After someone's left your life in disarray?<br />It still hurts<br />But it won't show<br />Because I'm too proud<br />So you're never ever gonna know.<br />I'm on the dark side of the street,<br />Not the light side of the street.<br />It's packed at 2am.<br />I've got no coat,<br />Are you on your own?<br />I'm into you.<br />When are you going home?<br />Get into me.<br />How much of the day can you sit around<br />Letting all your feelings drag underground?<br />I don't care and I do care<br />Because I want it<br />If I know that it's out there everywhere.<br />I'm on the dark side of the street,<br />Not the light side of the street.<br />It's packed at 2am.<br />I've got no coat,<br />Are you on your own?<br />I'm into you.<br />When are you going home?<br />Get into me.<br />I saw you standing at the bar,<br />Don't know your name or who you are.<br />It's packed at 2am.<br />I've got no coat,<br />Are you on your own?<br />I'm into you.<br />When are you going home?<br />Get into me. <br />
繼續閱讀

Busy. Steadfast. Sure.

塞得爆滿的行程持續執行了一個禮拜,清晨約莫在七點左右爬起,吃完早餐後拎著大包包狂奔東區重訓,讓未醒的身體在一早就接受震撼教育,然後上敦化南路搭公車上學,一整天滿滿的課後五點半晚餐,吃完小睡至六點半搬英史磚頭進總圖三樓一路唸到十點,回家上MSN言不及義地哈拉讓身旁朋友知道我這個人還在,沒有消失,然後就是攤軟在床上,隔天七點再次勉力爬出the bower of bliss,再次用肉身投入一整日的勞動。欣慰的是自己總是能有種特殊的樂觀天份,總能阿Q地認為現在所做的這一切,無論對考試是否有實質的加分作用,對於將來都有幫助,因此現在所做的,並不致因為時空的侷限被困於當下,而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奇妙綜合體,相互指涉,相互交融。而忙碌卻規律不變的行程,也日漸將體內的生理時鐘調整至同等速率,形成一股來自內在的強制壓力,規訓著身體。無論如何,至少現在的這一切都呈現著穩定的幻象,雖然其下也許暗潮洶湧、蓄勢待發,但至少for the time being, I'm steadfast and sure。
繼續閱讀

攀爬於盤根錯節的莖蔓之上

突然深深地體悟自己的卑微,一直將自己投身於盤根錯節的陌生地域,想理清些什麼,想在一片陌生中找尋新的發展契機,卻一而再再而三地鍛羽而返,然後又再無窮輪迴地將自己再次整裝起來,以為這就是一個全新的、吸引人的自我,再次縱身攀爬,自欺式地認為盡頭就是天堂,有著神秘恩典。事實上我已徹底依附於所攀爬的莖蔓之上,肉身與靈魂、與莖蔓,男人的莖蔓,脈動,蔓叢,合而為一,以肉身殉道,浪漫與純潔之心做祭品,極其悲傷地走向自我毀滅。Broad is the road to perdition。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